138-0139-9115

您现在的位置是: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律师辩护词>正文

中国电力报社付主任岂某某被控挪用公款无罪辩护案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10-27

辩护词

岂某某挪用公款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北京市易行律师事务所接受了被告人岂某某亲属的委托,指派孙爱文、周荣律师作为被告人的辩护人。刚才参加了庭审调查和法庭质证,听取被告人岂某某当庭辩解和公诉人的公诉意见。至此,我们对起诉书所指控被告人岂某某挪用公款的事实以及案件定性均有异议,指控被告人岂某某挪用公款罪不能成立;本律师完全同意第一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现发表如下补充辩护意见

一、由于管辖违法,侦查主体违法,所有的侦查证据都是无效证据。

1、被告人岂某某马某的户籍所在地和住所地均不在北京(详见证据卷第页被告人的公安人口信息本案被告人岂某某马某户籍所在地居住地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

2案件发生地也不在北京。起诉书亦认定在内蒙呼伦贝尔市

3、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挪用公款犯罪地在内蒙呼伦贝尔市

4本案涉案款的公司为呼伦贝尔中电草原生态开发有限公司所在地为内蒙呼伦贝尔市。

5、呼伦贝尔中电草原生态开发有限公司注册地在内蒙呼伦贝尔。

6、呼伦贝尔市金泰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在内蒙呼伦贝尔市

7、关键证人均在内蒙呼伦贝尔市;

根据法庭调查展示的事实和证据,本案北京检察机关不享有管辖权、侦查权,北京检察院在本案审查中,没有依法移送有管辖权的检察机关审查,进行了错误的管辖、错误的起诉。本案在北京根本立不了案。因为这个案件一目了然,所有行为都发生在内蒙呼伦贝尔市北京检察机关根本没有管辖权。但是,在北京居然这样的违法事件就真的发生了。故因侦查程序违法获取的证据无效。再者开庭后因管辖异议,****裁定指定管辖,从一侧面证明北京查机关没有侦查权的。

二、侦查机关存在对被告人岂某某、诱供、威胁、等违法情节。具有非法取证的行为、所收集的言辞证据已然失去法律证明效力;对非法获取证据应予排除。

被告人岂某某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当庭辩解,其不利供述是被有关办案人员诱供、指供、和侦查机关变相刑讯逼供所至,庭前不利于被告人的供认,是违心做出的,,其是为了争取能回家才不得已而违心为之。因而不能排除当时是在某种压力之下做出的供认;在审查起诉阶段乃至庭审中的辩解,具有相当程度的说服力;

三、被告人岂某某不具有挪用公款的主体资格,其草原公司总经理的任职基于协议和股东会决定,而不是受国有公司的委派从事公务、并且被告人本身就是股东,占有该公司20%的股份。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具有自然人投资控股,属非国有公司。

  岂某某虽然在国有控股公司中从事管理工作,但其并不是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从事公务,所以不能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   

四、依据刑诉法司法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采信庭前供述。

鉴于侦查机关存在前述列举违反刑诉法的规定非法取证的现象。被告人当庭供述和辩解对庭前不利供述彻底推翻,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不利供述印证,反而当庭供述和辩解与诸多证据相吻合。故应采信被告人当庭辩解。

五、关键证人王晓燕、张明浩未出庭接受询问质证,其不利于被告人的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公诉机关出具的证据显示,指控被告人构成挪用公款的诸多关书证均由证人王晓燕、温成违规操作或能虚作假所形成。

《刑事诉讼法》第59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刑诉法司法解释第205条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申请法庭通知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的,应当通知证人出庭。

   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法庭对其证言的真实性无法确认的,该证人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根据上述规定,辩护人认为:证人出庭是原则、不出庭是例外。可以不出庭作证的,应当是“其证言对案件的审判不起直接决定作用的”。

故上述关键证人均未出庭质证,其证言因而也不能作为不利于被告人的证据而采信。

综上;基于本案法庭已经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律师认为,本案是一起侦查机关用威胁、引诱被告人罗织罪证违法管辖,制造的错案。本案被告岂某某根本不构成挪用公款罪。我的辩护意见:     本案犯罪事实不能成立本案指控证据不能成立本案刑法构成要件分析不构成犯罪本案系有违法干预的带病起诉案件检察机关一律适用了有利于侦查追诉的原则,违背了证据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刑事诉讼原则。侦查机关先入为主、倾向性办案、按既定目标办案,先定性再按此思路走程序的态势一目了然,直接影响了本案事实真相的证明力,直接导致本案事实不清,本案的违法证据排除,是全面的。既包括的供述的取证违法,也包括供述形成的违法。同时还包括其他间接证人的取证问题。因此,违法证据排除在本案中是关键的。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被告人没有挪用公款的主观故意,也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以上辩护意见恳请法院充分审查,慎重采纳 

辩护人

            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34月  1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